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教育机构官网怎么样
地址:教育机构首页6号
电话:0371-626725619
传真:0371-626132554
邮箱:scxxxy@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机构 > 教育名言 > 正文
清朝官场轶闻:康熙朝曾有人当官两年被罚薪六年
点击次数:123 更新时间:2019-06-11 17:33

  2.【答案】A。

  被上级部门和社会各界誉为实施素质教育的典范。赵灿东昆明市第一中学赵灿东,男,汉族,中共党员,1961年生,1985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历史系,获学士学位,同年分配到昆一中工作至今。199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9月至1994年8月任昆明第一中学年级组长,1994年8月至2006年11月任昆明第一中学历史教研组长,2006年11月至2008年7月任昆明市第一中学副校长,现任昆明市第一中学校长,昆明市历史学科名师工作室负责人,昆明市名校长培养基地负责人,教育部中西部影子校长培训指导教师。在昆一中从教二十六年来,他的历史教学教研成绩显著,被选聘为全国中学历史学会理事,云南省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委员,云南省教科院兼职教研员、云南省高中历史专家指导组成

清朝官场轶闻:康熙朝曾有人当官两年被罚薪六年

而当时的积案状况如何呢还是听听当时官员的叙述吧。 乾隆朝五十二年(1787年)湖南省宁远县知县汪辉祖说,他每个月在举行三八放告时,每天能收到两百多张状纸。

所谓三八放告,是清朝的一种司法制度,是指每月初三、初八、十三、十八、廿三、廿八日,衙门开放受理各种诉讼。

而清朝学者包世臣也调查到,在清朝中叶,江浙一带的州县,平均有积案千余件。

积案对地方官吏的压力其实蛮大的,因为这个和他们的职务升迁以至薪水挂钩。 这和我们平常所听说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说法大相径庭。 汪辉祖是清代能吏,已经是佼佼者了,他的司法名著《佐治药言》流行天下,但即使是他这样的人也都心有余悸地说,他们这些办案的官吏如同一个瓶子,触手便碎。

高压政策下乌龙应对先储备好级别,等着降级用清朝科学不发达,破案手段受其局限,积案是免不了的,那么降职降薪也是免不了的,怎么办为了自保,官吏们也算是花样百出,在何刚德的《春明梦录》里记载:明知自己免不了要降职降薪,那就事先想办法将自己的级别升上去,预备加级,到时候万一要降,自己的级别也够用的,不会降得太低。

这个叫有级可抵则抵,用更高的级别来抵消降级的消极作用。 在当时的具体情况就是,知县降一级,就是印官;典史降一级,就是捕官。

为了防备降职,知县就想办法弄到知府的级别,典史也想办法升级。 打个不太专业但比较好理解的比方,如果你现任是九品官,那么就尽量升到七品的级别,官职没上去,但级别上去了,到时候朝廷责罚下来,降你两级,你还是九品,没什么损失。 由此却产生一件冤案。 据《春明梦录》,晚清的时候,四川有一位典史官,手头有三件积案,拖了三年未破案,都已经到了四参的地步。 这位仁兄未雨绸缪,早想办法将自己的级别升上去了。

他满以为自己储备的级别已经够用了,因此也就不慌不忙地等着。

没曾想,他的事情到了吏部那里,却发生了诡异的变化,三件积案居然变成了四件积案。

结果他储备的级别不够用,最后落得个革职的处分。 这个倒霉蛋不服气,跑到四川总督那里喊冤,于是报上吏部,要求重新查相关档案资料。

吏部对此事也很重视,着手查资料,将四件积案一一查出来,告知了四川总督,也告知了这位前任典史。 结果典史发现了破绽,说档案里所谓的事主王曾庆被劫案完全是子虚乌有的,四川根本没有此案。

四川总督也声明:四川并无所谓的事主王曾庆被劫案,希吏部再查。 而这当中蹊跷的是,典史所经手的案件中,确实有一个案件叫做事主曾庆被劫案,怎么又多出一个王曾庆吏部认真查下去,真相终于浮出水面,这个事主王曾庆案果然是多出来的。

怎么会多出这么一案件呢原来,吏部在处理该类事时,一般是将案件资料封存,然后由书吏在封皮上面写一张浮签,标明里面存的是什么案件的资料。 其中一位书吏故意做手脚,将事主的主字改成王,黏在曾庆的前面,又加一个浮签,写上事主王曾庆被劫案,这等于平白无故又多出一个案件来。

书吏在贴了标签之后,接下来的看册司员也没细看,就在标签上点了红点,就算是法定事实了。

吏部查出真相后,审问这位书吏,原来是典史没有花钱贿赂他,导致他做手脚。

吏部于是将这名书吏查办,典史官复原职,但吃的亏,受的惊吓,已经不少了。 高级官员亦不例外李鸿章轻装考察圆明园被罚清朝不止是对办案官吏有追责,其实对所有官员们都有相关追责制度。

一般措施是降职、降薪和革职。

进一步则是诉诸法律处理。

在这种追责体制下,相关的清朝官吏过得也不轻松。

例如在康熙八年,湖广道御史李之芳上奏:一些官吏在位才一两年,却已经被罚俸五六年,甚至已经罚俸十多年了,基本上把后来的工资薪水全搭进去了。 这部分人日子过得不踏实,一遇小节细故、即不能久安其位。

亦属可惜。

不过,倒是有一个疑问,既然十几年薪水都被预扣光了,那么这些官吏是怎么生存下去的,这里面恐怕是有文章了。

大家熟悉的龚自珍也针对这个问题写过文章,名为《明良论四》,里面描述了清朝官吏在追责制度下表现出来的情状。 龚自珍说,哪怕是朝廷一品、二品官员都如此,朝见而免冠,夕见而免冠,议处、察议之谕不绝于邸钞。 所谓免冠,就是摘掉帽子,即请罪谢罪之意,摘掉帽子谢罪的事早晚都发生,议处和察议这些形式的批评经常见诸官方简报邸钞。

而地方上呢,府州县官,左顾则罚俸至,右顾则降级至,左右顾则革职至,大抵逆亿于所未然,九品芝麻官们,一会儿罚俸禄,一会儿遭降级,甚至革职,很多都是意想不到的。 例如李鸿章想要重修圆明园,故而轻装去实地考察,结果没有想到,光绪震怒,怪他不该私游皇家园林,将其罚俸降职处分,可谓动辄得咎。

从这些来看,清朝对官吏的追责似乎是很严厉的。 在这些官员士大夫的记录中,清朝的官员似乎有点无奈的味道,不过,在其他人看来又如何呢大家知道,清朝吏治的松懈、糜烂也是出了名的,哪怕在康熙、乾隆朝都很厉害。 历史是如此的多面孔,不可一概而论。


教育机构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教育机构-教育目的-教育研究www.35155b.com All Rights Reserved.